任正非提及最多的公司则是谷歌、苹果-油价新闻
点击关闭

华为正非-任正非提及最多的公司则是谷歌、苹果-油价新闻

  • 时间:

向佐郭碧婷未领证

小結從上面的統計可以看出,任正非與媒體的溝通,更多是站在宏觀的角度來看待問題。儘管5G是華為最重要的戰略布局,孟晚舟是其最牽挂的人,谷歌是可能對華為產生最大影響的公司,但是都沒有進入到高頻詞彙的前五中。

與任正非對話的媒體,覆蓋北美洲、南美洲、歐洲、亞洲、非洲等多個大洲超過20個國家,其中不乏經濟學人、彭博社、BBC、金融時報、紐約時報等老牌媒體。按照媒體所屬國家來劃分,任正非對話美國媒體的次數最多,達到11場,其次是英國和加拿大。

「坦誠」是華為面向國際市場的整體態度,「開放」和「法制」是對於國際環境的基本訴求,家庭和事業是任正非永遠的牽挂,5G、人工智能、芯片,則是任正非對華為下一步技術攻堅提出的戰略要求。

但這個低調的企業家,卻在2019年顯得異常忙碌。2018年12月,華為首席財務官、任正非女兒孟晚舟被加拿大警方扣留;2019年5月16日,華為被美國列入出口管制的實體清單......一連串的遭遇,讓任正非開始面對公眾,加大與媒體的對話頻率,來讓外界更了解華為,為華為贏得公平的商業環境。

由於眾所周知的原因,在談及谷歌的時候,任正非多次表示「我們還是希望在終端裏面使用谷歌的系統和生態繼續發展」、「我們和谷歌還是很友好的,即使我們要建立一個生態,也並非和谷歌抗衡」。

在5G時代方興未艾之際,任正非還幾次提及了6G,不過其語境大多是對通訊技術迭代做冷靜的分析,比如「我們判斷6G十年以後才會開始投入使用」,而非盲目構建宏圖。

心疼女兒!「孟晚舟」 是任正非提及最多的人名

截至2019年12月18日,任正非接受了國內外媒體共計37次專訪,採訪文字超過20萬字。這些媒體提問或尖銳犀利,或暗礁叢生,而任正非的回答則試圖將華為的經營理念和發展觀傳遞給全世界。

對於蘋果公司,任正非則表示出了學習的態度:「我們要向蘋果學習,把價格做高一點,讓所有的競爭對手都有生存空間,而不是通過價格降低來擠壓這個市場」,「蘋果和谷歌的生態做得非常好,我們從來都支持蘋果、谷歌、微軟的生態,一直追隨它們」。

根據華為心聲社區披露的數據,截止到今年12月18日,任正非共接受了國內外總計37次媒體專訪。此外,BBC也在11月陸續推出了任正非的系列紀錄短片。自華為1987年成立以來的前31年裡,任正非有官方記錄的採訪僅為6次(其中主要集中在2013年-2016年),這個前後反差着實巨大。

為此,新京報、騰訊新聞通過大數據分析、總結了任正非20萬字的媒體對話實錄,提煉關鍵詞,希望藉此一窺華為掌門人在2019年遇到的挑戰和他的應對態度。

後門、實體清單……熱點問題任正非怎麼接招?

從技術、產品的維度上看,5G一詞也進入到了高頻詞彙Top 10中。在今年華為的布局中,5G毫無疑問是最重要的領域。華為最新數據顯示,已經接到全球65份5G訂單,5G基站發貨量超越10萬台,排在行業第一。此外,華為Mate 30、Mate X以及榮耀品牌均推出了5G手機,由此可以看出華為布局5G的決心以及力度。

華為會挺過這一輪危機嗎?任正非會兌現他的承諾嗎?答案在2020年或許就將揭曉。

「開放」也是任正非今年提及多次的文字,從中也可以看出任正非對於走開放道路、堅持合作的願望和決心。至於法律、安全,則反映出任正非一直希望打消國外對華為的擔憂,始終強調華為的產品是安全的,會遵守當地國家的法律。

「鴻蒙」遭到任正非的冷遇具體到專業領域,除去「5G」以絕對的高頻率佔據榜首外,人工智能、芯片等詞彙也高居榜首,這也是任正非對於未來科技趨勢和通信趨勢的預判。

  统计完出现频率最高的人物和人名之后,我们发现,“孟晚舟”是任正非提到过的最多的人,由此可以看出,任正非一直密切关心着女儿的状况,这是任正非作为一个父亲最真挚的情感流露。除了家庭,任正非还多次提及美国总统特朗普、苹果公司前CEO乔布斯等。

  75岁的任正非之所以在今年异常忙碌,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背后有美国的参与。因此在任正非的所有回答中,“美国”是出现频次最多的词汇(1348次),其次是中国(644次)和世界(294次),这也可以看出2019年美国和华为之间的“恩怨纠葛”。

  同样与“孟晚舟”相关,外媒还不断抛出“华为的接班人制度”等问题,对此任正非不止一次地表示:“迭代更替是有秩序的,不在于我来指定谁做接班人。不要担心华为没有接班人,接班人太多了,唯有孟晚舟不会接班”、“我们公司在制度性接班机制上已经没有任何问题,接班不是指定哪一个人接班,而是一个制度性的接班。”含蓄巧妙地表现了公司的可持续性发展潜力。

從1月到12月,任正非沒閑着

此外,外媒們還紛紛拋出了一系列直接尖銳的問題,比如華為被美國放入出口管制的實體清單、被疑涉及間諜行為、華為和軍隊的關係等等,任正非都一一正面回應,比如「對於『實體清單』,華為基本上不會被打垮掉,這點是肯定的」;「美國把我們放到實體清單中,我們公司可能有一定的困難,但是我們會一邊飛,一邊修補漏洞,一邊調整航線,一定能活下來了」;「中國政府明確要求企業不準安裝後門,我們有沒有後門,可以經過你們嚴格審查」;「離開軍隊以後,我與軍隊沒有任何關係,因為我們從事的是民用業務」。

值得一提的是,儘管今年鴻蒙操作系統、麒麟芯片在行業內引起熱議,華為的研發實力也得到了外界的公認。但是這幾個詞彙卻在任正非的對話中罕見提及,在數十場採訪中僅提到「鴻蒙」10次,「麒麟」更是一次都沒有出現。

「美國」佔據採訪回答詞頻榜首

谷歌和苹果,任正非都很重视

  如果放眼过去,华为提及最多的公司当属爱立信、思科这样的传统通信IT公司,但是进入到人工智能、移动时代,任正非提及最多的公司则是谷歌、苹果,摩托罗拉则屈居于后。

中國最神秘的企業家是誰?可能很多人會把票投給華為的創始人任正非。從1987年創立華為,一直到2018年,在30多年的時間里,任正非很少在公開場合亮相。外界對任正非的了解,更多隻能通過華為內部郵件,或者來自華為員工的回憶。

今日关键词:易建联捐赠防护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