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做代理犯法吗-安阳新闻网
点击关闭

青年汽车-所谓水氢发动机汽车每辆车都有一个充电口-安阳新闻网

  • 时间:

宁夏大学回应质疑

2010年,青年汽車曾到寧夏石嘴山與當地政府達成協議,靠出售煤炭資源套取了10億元現金,此後輾轉在內蒙古鄂爾多斯(600295,股吧)、浙江蕭山、浙江海寧、江蘇連雲港(601008,股吧)等地也大張旗鼓與各地政府簽訂合作協議,一路圈地騙補。

眼看着青年汽車這邊無法自圓其說,南陽市政府也迅速被輿論推上風口浪尖。當地工信局工作人員接受媒體採訪時馬上改口:「項目仍處於研發人員的驗證階段,並未正式生產,也未經過工信等相關部門驗收。」

確實有人成功變出「水變氫」的戲法,可惜不是龐青年。

「水變氫」的騙局回顧市場情況,2018年的數據顯示,全球建成的加氫站僅300多座,其中大部分加氫站都集中在日韓、歐洲和北美地區,我國目前投入運營的加氫站僅為13座。

龐青年,1958年在浙江省台州出生。早期放過羊,賣過茶,也開過拖拉機。2001年,青年汽車集團成立;2004年,龐青年開始進軍轎車行業;2006年,青年汽車拿下「綠色奧運」800輛大巴訂單中的500輛,名聲大噪。

有人很好奇,如此神奇的絕密「催化劑」到底是什麼?

誰說「水氫發動機」效率低了?加上騙到的補貼你再算算賬。

龐青年獲得的政府支持或合作遠不止南陽。

巧合的是2016年的空中巴士也是和南陽簽約引起廣泛關注,時至今日「巴鐵南陽」並無絲毫進展。

南陽市委書記現場視察完,還豎起大拇指用「It`s very good」以示稱讚。

兩個月後,南陽市鄧州市政府與青年汽車集團簽訂了雙方氫能源汽車項目合作框架協議。項目總投資83.16億元,其中南陽市政府平台出資40億元。在南陽高新區官網上,這個整車項目是在2018年12月28日簽的約,建成后可實現產值300億元。

2017年,美國陸軍實驗室發佈過一則很有趣的新聞:「美軍士兵在戰鬥中遭遇手機、電動汽車沒電,他們的要做的不是找充電寶或者搬出汽柴油發電機,而是解開褲腰帶往發電設備的容器里尿尿,用尿液來發電。」

據人民法院網發佈消息顯示,青年汽車的破產財產已分配完結,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第一百二十條之規定,已於2019年10月21日裁定終結青年汽車破產程序。

「水變氫」的秘密青年汽車集團最初的宣傳口徑是,技術人員在水中加入一種絕密「催化劑」,這種催化劑能讓水變成氫氣帶動發動機循環使用。

常識告訴我們,僅僅使用水和催化劑不可能完成化學反應制出氫氣,只能通過鋁粉與水在催化劑的幫助下進行反應,產生氫氧化鋁和氫氣。

能量守恆定律告訴我們,氫氣燃燒釋放的能量,與水制氫投入的能量損耗相比,後者明顯高於前者,催化劑只是改變反應速度,並不能減少中間的能量耗損。況且一邊制氫一邊發電極不穩定,如果在顛簸中出現漏氣,隨時會發生爆炸。

此次宣告破產的杭州青年汽車公司僅是龐青年龐大汽車產業中的一部分,該公司的母公司——金華青年蓮花控股集團有限公司旗下還擁有濟南青年、金華青年等多家公司。

早在2019年5月23日,河南南陽日報《水氫發動機在南陽下線,市委書記點贊》第一次刷屏時,我就有點想念我的初中化學老師。

該報道稱,青年汽車研發出一款「喝水就能跑」的新能源汽車,不充電只需加水,就能續航超過500公里,轎車甚至可以超過1000公里。

官方媒體統計,龐青年為這些地方政府畫出的投資大餅高達三百多億,但這些項目最後爆出多是拖欠員工工資、基地停產、經銷商虧損、被拖欠購車款等消息。

媒體查詢《2018年度新能源汽車推廣應用補助資金預撥審核情況表》獲悉,金華青年汽車在2018年共申請420輛新能源車的推廣補助,但總申請金額僅為3152萬元;除了國家級補貼外,龐青年的老家浙江也在2018年給予青年汽車350輛新能源車補貼,共計約7568萬元。

龐青年能屢屢得逞充分暴露了內地部分城市對招商的饑渴。由於地域發展不平衡,最終出現先富地區騙子來收割落後地區領導和民眾智商稅的局面。

美軍「尿氫能」,納米鋁粉加尿可得大量氫氣用於發電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正式宣告破產不久之前,青年汽車又獲得一筆1.18億補貼。工信部於2019年10月11日公布的《2017年新能源汽車推廣應用補助資金清算審核車輛信息表》顯示,青年汽車2017年度申報補貼的車輛數量總數為549輛,企業接收的補助資金為1.18億元。

降低氫能源的成本一直以來都是世界性難題,董仕節團隊幾項專利就輕鬆解決了?

經過記者多方取證調查發現,青年汽車手裡的絕密「催化劑」不過是湖北工業大學董仕節教授研發的「高活性微納米Al-Ga-In-Bi2O3-SnCl2材料」,青年集團的專利就是從他手上授權的,使用期限為4年。

到底是世界欠龐青年四個諾貝爾獎還是又一次「水變油」式的騙局捲土重來?

既然世界上存在這種技術,龐青年面對媒體質疑也毫無懼色:「我們小時候,看到鐵樹開花,電燈亮了,覺得不可思議。原來是牛耕田,後來說拖拉機耕田,你想都不敢想,干都不敢幹,怎麼會有科技呢?科技是干出來的,不是天上掉下來的。」

作者 | 黃青春11月18日,# 青年汽車正式破產 # 登上熱搜,"水變氫"再度在網上引發熱議。

抱歉,「水變氫」這般拙劣的騙局,6個月後才宣布破產,我感覺智商受到了侮辱。

「水變油」這種騙局上世紀80年代忽悠人就算了,但萬萬沒想到,2019年的互聯網時代,居然還能再度用「水變氫」借屍還魂。

一份當地政府的公告顯示,2019年3月,南陽市公共交通總公司單一來源採購了青年汽車一批新能源車,總計72輛,單價120萬元,成交總金額為8640萬元。按照現有政策估算,這批車輛有望申請到最高3600萬元的政策補貼。

圖:裝了水氫發動機的南陽水車全國燃料電池及液流電池標委會副秘書長盧琛鈺在朋友圈寫道:「它的原理是鎂粉和水反應製造氫,抄襲了廣東合即得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向華博士提出的『水氫』概念。此次所謂南陽下線,估計屬於資本運作的無良炒作。」

這個技術目前也接受眾籌,誰打賞100塊給我,我分他1%股份。

於是就有網友戲稱,龐青年這項成果至少可以獲得四個諾貝爾獎:打破熱力學第二定律,諾貝爾物理學獎;水的高效率分解,諾貝爾化學獎;促進經濟復蘇,諾貝爾經濟學獎;推動世界能源革命,諾貝爾和平獎。

等到記者6月再次探訪青年汽車廠發現,所謂水氫發動機汽車每輛車都有一個充電口。記者在與公交車司機聊天間,司機還無意間說漏了嘴,「不是只加水就能跑,每輛公交車上都有充電口,車裡也有大量的電池。雖然車子上也有充氫氣入口,但基本都是關閉的。」

輿論的壓力下,青年汽車董事長龐青年自知這一說法站不住腳,轉而聲稱水氫燃料車經過絕密「催化劑」能讓水轉化濃度達99.99%氫氣,再通過氫燃料反應堆產生電能驅動汽車。

資本市場長袖善舞的「老賴」根據天眼查數據顯示,龐青年名下共有73家公司,周邊風險提醒有1723條、預警提醒801條,其所控制的公司被法院強制執行57次,被最高人民法院列為失信被執行人158次,可謂「劣跡斑斑」。

氫能源落地速度之所以如此緩慢,很大原因受制於成本、技術和安全性等問題。而青年集團不僅要解決這些問題,還要將制取高純度的氫、高壓存儲、氫燃料電池等全套設備集成一體搭載在車上,無疑是痴人說夢。

青年汽車用於普通破產債權清償的金額為205435080.96元,公司曾三次列入被執行人,未按判決書履行金額達近50億元。

2018年起,青年汽車仍然親密接觸河南南陽、鄧州,南通如皋等地,9月,青年汽車終於與南陽市人民政府達成項目合作框架協議。

光靠尿本身當然不能發電,但美軍研製的新型電鍍鋁基納米粉末,加入水就能產生氫氣,能夠成為氫燃料電池的有效應急能量儲備來源。

最後,只想對龐青年說一句:你這個技術明顯已經落後了!

哪裡有需求,供給就會到哪裡去。除了toC,toB,toVC之外,其實「to政府」也是不少企業的核心戰略。

「水氫能」釋放出來的能量,其實就源自美軍在整個鋁粉的製造過程(從礦石開採到粉末製備)中消耗掉的能量,它的核心原理就是用活潑化學性質金屬(通常是鋁)的精密加工粉末作為燃料與水進行燃燒反應——最終得到氫氣,但效率非常、非常的低,既不環保也不節能。

但龐青年不這麼認為,在被政府要求說明情況時仍堅定的表示:「水氫燃料車技術已成熟,車輛只需加水即可行駛。事實擺在這裏,不是瞎編的。」

長達20年的造車生涯,龐青年不僅收割了巨大的名聲和財富,還曾被評選為2006中國經濟年度人物50強、2006年度十大風雲浙商,青年汽車則榮獲中國客車企業十強、中國機械工程業500強、國家級重點高新技術企業、國家火炬計劃等。2011年,龐青年以40億元財富,位列胡潤的長三角榜單第135位。

事實上,龐青年的造車事業要從上世紀開始說起。

即便如此,現年61歲的龐青年並未被地方政府徹底拋棄。

2018年5月12日,浙江省科技廳公示2017年及以前年度新能源汽車推廣應用補助資金申報資料車輛信息,共5家車企的22553輛新能源汽車申請補貼款約8.9億。其中,金華青年汽車製造有限公司2017年的申請數量為343輛,申請補助資金7417.98萬元。

我最新研究成果是把二氧化碳分解成碳和氧氣,水都不用加,發動機直接喝風就能跑,污染越大二氧化碳濃度越高的地方,車跑得越快。最主要是分解的碳還可以轉化為鑽石。

今日关键词:二月二龙抬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