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宇航员计算机-并不是所有可能的错误代码都经过了测试-辽宁朝阳新闻

  • 时间:

第二学士不再招生

因此,在設計、編碼、測試和部署自動駕駛汽車時要格外小心。

對於當時的普通聽眾來說,這就像是宇航員和總部之間進行的正常互動,又因為用詞通常是技術性的,所以一般人並不真正知道他們其實都已經開始談論要不要放棄了。

巴茲·奧爾德林後來指出,一旦控制中心說不用擔心,他就放手了,不再去想它。確實,與其想知道1202是什麼意思,該採取何種行動顯然更重要。

「那是什麼?」貝爾斯問道。NASA工程師約翰·加曼(John 「Jack」 Garman)瀏覽着他手寫的一份清單,上面列着團隊提出的許多錯誤代碼。

如果接着聽完錄音的剩餘幾分鐘,1202錯誤一次又一次地發生,以及1201的相關錯誤代碼。指揮中心通知宇航員,這被認為是同一類型的錯誤,並暗示沒有必要對警報採取任何措施。

簡單來說,「鷹」上出現的1202是由故障的雷達裝置引起的,導致系統不停地接收到無用的新任務。計算機的操作系統允許內存被填滿,但這意味着其他任務將沒有可執行的空間。

此外,汽車上還有無數的傳感器,如攝像頭、無線電雷達、超聲波設備、激光雷達等,所有這些傳感器都在駕駛過程中收集數據,並將這些數據傳輸回計算機處理器和存儲區中。

1. 對傳感器的不確定性進行預測和編碼

我們普遍用得到的計算機對於1969年的那些程序員來說,簡直就是夢幻一般。甚至智能手機在性能上也遠超登月的設備。

開發人員應該考慮將車載重啟作為最後的手段,並且必須非常謹慎地援用。

宇航員面臨著這樣的選擇:如果在下降過程中出現了什麼差錯,可能需要取消着陸。

確保操作系統能夠勝任支持與駕駛相關的系統任務,安全性上同樣。

在錄音中,你可以從他的聲音中感受到包括嚴肅、嚴厲和惱怒的多重情感,因為在這種緊急關頭,竟然還沒有人告訴他們該如何處理這個錯誤。

沒有什麼是完美無缺的,自動駕駛汽車上的傳感器也不例外,除了可能被灰塵或碎片遮擋、破壞這種明顯的外部因素之外,傳感器也有可能由於一些內部bug或故障而出錯。

就像前面說過的,程序員知道機載計算機可能會在某一時刻因任務過重而不堪重負。通過快速重啟,機器可以繼續高優先級任務,但請注意,它不一定能解決雷達不斷「騷擾」系統的根本問題。

3. 不要忽略特殊情況目前大多數自動駕駛汽車關注的重點是在常規條件下的行駛,而不是處理不尋常或罕見的駕駛情況(所謂的「邊緣」方面)。

有多少次你重啟了你的智能手機或筆記本電腦,然後發現它依舊出問題?估計數不清了吧。

「鷹已經着陸。」也許全世界的人都聽到過「the Eagle had landed」,而這句話中的鷹指的就是登月艙。半個世紀前的7月20日,阿波羅11號成功登月。

一切都命懸一線。更糟糕的是,它可能會撞向月球,這種結果讓人一想到就不寒而慄。

第二個相同點,是自動駕駛汽車上也有許多計算機處理器,需要用到多種內存來存儲正在執行或完成的駕駛程序。

讓我們回到50年前那個不可思議的壯舉的前幾分鐘。

他意識到1202的意思是登陸器上的導航計算機正在超負荷工作。

以上就是阿波羅11號登月故事中的故事。

由於沒有向宇航員進一步說明該做什麼,這意味着警報(無論它意味着什麼)都可以忽略不計。而「繼續」意味着登陸。

這對NASA來說將是一個毀滅性的打擊,對整個美國來說也將是一個令人心碎的時刻,同時還為俄羅斯人打開了一扇更大的窗口,讓他們趕在美國之前登月成為可能。

給自動駕駛汽車的經驗教訓50年前發生的與系統相關的事情,今天還能適用?當然可以。

然而,真實情況並非如此,根據國家或地區的不同,惡劣的天氣、糟糕的道路、不守規矩的司機都很常見。

好吧,讓我們試着重溫歷史。坐在狹小的登月艙里,距離着陸只有幾分鐘,這時,警報響起、按鈕閃爍,宇航員看到了數字,雖然不知道什麼意思,但不能表現出來,所以他們就平靜地把錯誤代碼彙報給了任務控制中心。

但是,當宇航員一次又一次地模擬着陸時,並不是所有可能的錯誤代碼都經過了測試,因此有些錯誤代碼宇航員從未見過甚至都不知道其存在。

結論一個好消息是,如今自動駕駛汽車的處理能力比阿波羅11號宇宙飛船上使用的計算機要強大得多。

仔細聽他們之間的對話錄音。除非你是電腦或穿梭機的狂熱愛好者或專家,否則可能不會注意到當時出現的一種提示音,即使注意到了也不會產生擔憂。

首次登月的焦慮時刻當登月艙離着陸只有7分半鍾時,系統開始報錯。在這樣一個前無古人又極其危險的任務中出現這種情況肯定不是任何人所希望的。

當然,程序員已經預料到這種重載可能會在某一天發生,因此構建了一個系統內部機制,可以自動進行快速重啟,然後進行內存恢復,以使計算機重新運行。

在公路上試運行的自動駕駛汽車需要準備好應對邊緣情況。

感謝NASA和所有參与把人類送上月球的人,希望未來的自動駕駛汽車能夠為任何可能彈出的1202或1201代碼做好準備。

2. 確保自動駕駛汽車的操作系統足夠強大

指揮中心的查理·杜克(Charlie Duke,後來成為阿波羅16號飛船宇航員)給出了回復:「在警報下繼續任務。」

測試需要儘可能的完整。5. 謹慎地使用重啟,並僅作為最後的手段

但這隻是硬件方面的問題。從軟件的角度來看,即使過去了半個世紀,我們仍然會很容易地遇到同樣的問題,包括隱藏的bug或突然出現的報錯。

在登月過程中,宇航員尼爾·阿姆斯特朗(Neil Armstrong)和巴茲·奧爾德林(Buzz Aldrin)正在與任務控制中心進行對話。

想象一下,你坐在一輛自動駕駛汽車裡,在高速公路上飛馳,而人工智能報告說它需要立即重啟。這可與玩遊戲時設備重啟的後果嚴重性不一樣。

一些用於自動駕駛汽車的操作系統在某種程度上已被簡化,為的是提高速度,但它還需要能夠處理各種已知的和不可預測的故障或可能發生的系統問題。

以下是阿波羅11號給人工智能開發人員、汽車製造商和為自動駕駛汽車開發軟件和系統的科技公司的一些建議。

試想,當你收到一個未知的信息,不知道任何處理方法,周圍一片黑暗,接下來可能有生命危險,每過去一秒就可能離毀滅又近了一步,這會是一種多麼絕望的感覺。

理論上,計算機能夠解決這個錯誤,而不需要任何人工干預。加曼也表示,如果1202錯誤代碼在接下來的下降過程中沒有頻繁出現,就算系統看似超載,任務也可以繼續下去。

首先,自動駕駛汽車是基於實時的系統,需要的是對路況的快速反饋,而在高速公路上行駛時,其速度可以超過每小時100公里。

但如果這麼做,對於只有一次着陸機會的他們來說,就意味着不得不承認失敗並失望地返回地球。

4. 測試必須詳盡徹底測試自動駕駛汽車時哪怕忽略了一種測試用例,就給乘客增加了一種潛在的危險,在現實世界中,這種僥倖心理往往會產生非常可怕的後果。

後來的報告表明,當錯誤開始出現時,兩名宇航員的心率急速上升。緊張是肯定的,畢竟,之前進行的都是模擬訓練,沒有人知道真實情況會怎樣。

確保為這種可能性編寫代碼,併為一旦出現問題時該做些什麼做好準備。

但這其實是一種警報,代表的是錯誤代碼1202和1201。

再來看看上面提到的那兩個由4位數組成的代碼。在月球着陸器系統的設計過程中,開發人員提出了一系列錯誤代碼,如果計算機檢測到飛船上有什麼問題,這些代碼就會顯示出來。

1202代碼也是,重啟可以臨時終止系統運行,但這不能從源頭上解決故障。

有時就是這麼巧,1202和1201這兩個錯誤代碼在他們之前的訓練中從沒有顯示出來過。因此,宇航員並不知道這幾個數字到底意味着什麼,大多數監測着陸的任務管制人員以前也沒有見過。

「是1202。」場景轉到任務控制室,人們的目光一片空白,因為基本上沒有人知道1202是幹什麼的。與此同時,指揮官史蒂夫·貝爾斯(Steve Bales)被叫到一個密室,那裡聚集着各種各樣的工程師,隨時準備調查可能出現的任何系統相關問題。

「給我們一個1202程序報警的指示。」阿姆斯特朗聯絡道。

讓我們揭開這個一般人不知道的緊張故事,並考慮一下可以應用到目前正在興起的自動駕駛汽車上的經驗教訓。

今日关键词:西屋太志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