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驾驶技术-Drive.ai不会是最后一个被收购的自动驾驶初创公司-蒙牛新闻

  • 时间:

西屋太志去世

成為牌局贏家,初創公司必備哪些籌碼?

在融資「輸血」和自身「造血」的權衡中,智能相對論認為,「造血」可能更為重要。必須清楚的一點,任何投資都是需要回報的,無論是Drive.ai的被收購,還是Roadstar.ai的「暴斃」,高管「內訌」或是原因之一,但投資人對初創公司的營收壓力也是不可忽視的重點。

「血淋淋」的案例就在面前,自動駕駛初創公司們都心有戚戚。

Drive.ai被收購,不是第一家也不是最後一家

在抱緊傳統車企大腿的過程中,初創公司需要遵循的第一原則就是緊密與車企的互依關係,增強自身的不可替代性。

上文也提到,自動駕駛並不是一條平坦大道,也絕非幾年時間就能完成的簡單任務,而是需要長時間的磨礪。傳統車企、科技巨頭有其他業務作為支撐,有充沛的現金流作為「彈藥」,因而有打「持久戰」的資本。

自動駕駛初創公司被收購/出局,Drive.ai並不是孤例。

近日,伴隨着Drive.ai被蘋果收購的新聞,亞馬遜正洽購自動駕駛貨運公司圖森未來消息也被傳出。

從這些自動駕駛頭部企業的布局來看,自動駕駛初創公司要麼有過人的核心技術,要麼有清晰明朗的商業模式,前者可以吸引資本持續「輸血」,後者可以實現自身循環「造血」。

與具有深厚造車功底的傳統車企和強大全面研發力量的科技巨頭相比,自動駕駛初創公司切入市場大多憑藉某一項硬件或者軟件上的優勢,又或者在某個特定的場景有着獨到的理解與建樹,而這些都是巨頭們暫時忽略、無暇顧及的「小眾市場」。

當自動駕駛進入到2019年,科技巨頭的布局已經非常完善,

隨着科技巨頭對自身優勢技術的消解,其觸角也會逐漸向初創公司的優勢領域擴張,這也意味着科技巨頭將不會以收購的方式來補齊自己的短板,而是直接以市場的方式與初創公司競爭,雙方的差距是顯而易見的。此時初創公司的唯一機會在於獲得另外一方重要力量的支持——傳統車企。

今年4月,中國自動駕駛明星公司Roadstar.ai突然「猝死」,作價數千萬美元尋求收購方。這家公司曾在去年5月獲得1.28億美元A輪融資,這一紀錄在自動駕駛行業至今無人打破,可即便無數光環加身,仍然無法擺脫出局的命運,其由盛轉衰再到關張的速度也同樣令人咋舌。

這也是說,未來自動駕駛初創公司的融資難度將越來越大,只有頭部才有比較寬鬆的生存環境。

當Waymo也做起賣激光雷達的生意,其他自動駕駛初創公司還有什麼理由堅持只談技術不談商業的學院做派?

2016年3月,自動駕駛風口最盛時,通用汽車用10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自動駕駛初創團隊Cruise Automation,雖然通用汽車保持了Cruise Automation的獨立運營,但實際上Cruise Automation是以通用汽車子部門的形式存在。

的士交付到普通市民手裡的公司,其服務當時已在新加坡和波士頓兩地開始運營,值得注意的是,nuTonomy的商業路徑與Drive.ai非常相似。

近日,蘋果確認收購估值一度達到2億美金的Drive.ai,但這樁收購併不是一個財務或者戰略上的體面退出,而是「Acq-hiring」,蘋果以一個比較低的價格,只接收了Drive.ai幾十名技術人才和產品設計師,還有它旗下的自動駕駛汽車和其他IP資產。

除了技術之外,圍繞着技術點而做的落地應用和服務等也是初創公司自我「造血」的一種方法,儘早建立應用和服務的商業模式,增強技術的不可替代性,就能在技術窗口期到來時獲得更加劇烈的爆發。

2017年10月,Tier 1德爾福宣布以4.5億美元的價格收購自動駕駛出行服務商nuTonomy。nuTonomy是第一家將

很顯然,Drive.ai不會是最後一個被收購的自動駕駛初創公司,以Drive.ai被收購為標誌,或將是自動駕駛初創公司洗牌的開始。

2017年2月,福特宣布同樣以10億美元的價格收購Argo AI,以增強其自動駕駛的研發能力。

對於傳統車企而言,做自動駕駛最缺的就是技術,而傳統車企與科技巨頭之間又有齟齬,初創公司一方面可以作為兩大勢力的平衡力量存在,另一方面則利用自己的技術專長為傳統車企提供特定產品,以供應商的形式存在,依然可以保證自己在行業中的地位。

一個明顯的趨勢,隨着自動駕駛的實現路徑逐漸清晰,資本也開始冷靜下來,只要掛出「自動駕駛」的旗號就能融資的時代已經過去,如今資本向頭部集中的跡象更加明顯。

根據媒體報道,Drive.ai早在今年3月就被曝出尋求「賣身」;隨後,又有消息稱Drive.ai還曾向美國加州就業發展局(EDD)提交文件,計劃於6月28日關閉辦公室,並裁員90人,永久關閉業務;蘋果證實收購Drive.ai時也確認,在兩個星期前,Drive.ai就已經暫停運營了。

據億歐智庫的統計,2018年自動駕駛零部件和方案供應商融資額由2017年的53.69億元上升到162.31億元,金額雖然有大幅度的上升,但獲投企業只增加了2家,2017年的獲投企業為33家。

初創公司必備的第二個籌碼是抱緊車企的大腿。

以中國的自動駕駛初創企業為例,地平線主打汽車芯片和算法、鐳神智能主打激光雷達、小馬智行傾向無人駕駛解決方案、Minieye擅長視覺感知、圖森未來主攻商用車……

輔車相依,唇亡齒寒。當資本對自動駕駛的追捧趨於冷靜,Drive.ai的榜樣就在眼前,自動駕駛初創公司們開始人人自危,自動駕駛漫長的競逐之路上,首要考慮的不再是如何到達終點,而是如何生存下去不掉隊。

初創公司與傳統車企、科技巨頭「同場競技」,其自身造血能力就尤為關鍵,這也是初創公司必備的第一個籌碼。

今日关键词:霸座掏出六张车票